这是多么好的切片啊!100克包装,价钱180人民币,也不算太贵,开罐看到里面一片片如果汁牛肉干般柔软的折叠置放在直立的罐子里,如果有什么抱怨的,那就是厂家没有找人设计一个logo,就只是几个字草草了事,可惜了!

100克就这么放在塑料盖的纸罐里,不放心,我取出一半,抽真空,估计能保湿点。

草有点湿,需要醒草一下,我在春天里的阳光下晒了五分钟后,一小部分仅折叠然后放入斗钵打底,其余的以双手手心揉碎,塞入上层。

点燃之后就是舒服的标准的VaPer 味道,做好饼,口腔开始流口水,好像在吃酸甜的蜜饯,尤其是如果你采用呼吸法,呼吸几次,口中直接吐出,不太过鼻。

為什麼本篇一開始我說這菸草好呢? 因為我大約斷斷續續抽了快要兩小時! 本次使用的是我的 Stanwell No 19

切片的形式可以保有原味,但是點火會有點困難,並且需要反覆點燃,但此次我採用的是部分揉碎部分摺疊的方法,所以最後我拍掉的時候,從斗鉢還倒出好幾塊沒燃燒的牛肉乾呢!

要瞭解更多關於 Perique 這種珍貴的菸草,請看這裏。爲了避免未來的某一天這文章不見了,我節錄部分如下:

在20世纪早期,市面上的雪茄主要都使用Perique烟草作为原料,有些人甚至直接抽perique。然而Perique本身的味道很强烈,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它乏人喜爱,所以这样的雪茄并没有流行太久。虽然仍然有一些勇猛的人,敢于直接享受Perique,不过这需要很大的勇气,Perique的口味霸道且辛辣,但却能很好的满足这些追求刺激的人。它能为烟斗烟草的调配带来神奇的效果。它可以缓和Virginia烟叶的刺激性,也可以给旨在温顺柔和的调配带来深度。这些特性是独一无二的。

Perique烟草的产量在近几年里变得十分不稳定和脆弱,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真正的Perique只生长于St. Parish La境内一片相对狭小的楔形地域内,离密西西比河岸边的城市——Paulina大约10英里远,从河岸一直延伸到湿地。这片因Grande Pointe Ridge而知名的地域,是Perique这种特色鲜明的烟草的唯一产地,在地球上其他任何一个地方都不行,至今也没有人能给出这种现象确切的解释。当Perique的种子播洒到其他地方,烟草同样可以生长,但却没有真正Perique的特性。很显然当地的气候和土壤对Perique有很大的影响,当然也要归功于世代相传的烟草处理工艺,但是这种特殊烟草只有在这方圆几平方英里的小范围内才能保持其鲜明特色也着实让人感到奇怪。
    当一种烟草只在一小块区域内才能够获得独特属性的时候,天气就成影响烟草生产的决定因素。幸运的是2005年的Katrina飓风被没有影响到它——因为在飓风登陆以前,烟叶就已经基本收割完了。不过除了飓风,还有很多因素可以导致绝收。冰雹,暴风,剧烈的温度变化,雨水过盛或是不足都可以摧毁烟叶。大的气候预报系统无法准确预测天气对这么一块小地方产生的影响。

到了合适的时间,植物被切断,并且让其连夜枯萎。第二天早晨,就要紧锣密鼓的开始收集工作。它们必须要在露水蒸发前收集,因为太阳会使烟叶变焦,然后把它们悬挂在加工房里。一颗小钉子会成45度角的钉入每一根茎,植株被倒挂在加工房里的绳子上。在路易斯安娜州一般比较温暖,因而烟草在这一过程中需要呆上10到14天。最后所有的植株都会被取下来,拿出加工房进行再水化,甩干,清洁,以及去茎。
 
 
 
 去茎是一项劳动强度很大并且很无聊的工作,做的时候手头上必须拿着一片叶子。叶子要柔软比较好,所以一般都含有水分,在去茎的前一晚会让它们接触水。茎从每一片叶子的中间被剥落。“这被称为蛙式去茎法,” Mark Ryan说,“他们把茎退到离顶端3到4英尺的地方,当你把它们举起来的时候,如同长了两条腿一样,很像青蛙。”去茎以后的叶子,收集成重约一磅的包,或者是torquettes(应该是一种计量单位)用番茄麻绳(toma-to twine)缠绕并打结。然后,烟叶包被放入特殊形状的威士忌酒桶里,一层一层叠放到桶的顶端,最后一个木制的封口会把桶的顶端封住,木桶会被放置在一个螺旋千斤顶下面,目的是给里面的烟草加压。
 
 
 
 压力会把烟叶中的水分挤压出来,这些黑色的液体在发酵过程中不停起泡。汽泡很小-这可不像瓦斯泄漏那样迅雷不及掩耳,这是细微的,长时间的过程。只有在工厂里工作的人能告诉你烟叶什么时候变成了烟草,这是这项工作的一项关键步骤,同样也是杂乱辛苦的活儿。 
 

 
 
 
 烟草非常重,也非常湿,浸满了黑色的黏稠液体。烟草块们被从桶里一块一块的单独拿出来,一般会像钓鱼一样用一个钩子构住捆住每一块烟草的番茄麻绳。每一片叶子都要通过手工来分离,所以它们又重新接触到空气。这个过程并不像拿出来,解包,包好再放回去这么简单,对每一包都要进行烟叶分离,这是一团沾满了又硬又滑腻的浓胶质物体的东西,原料被包裹的如此的紧以至于都不能确切知道在这一团东西里到底什么是什么。然后这些烟草包被重新按倒序放进去,原先在最上面的,现在放到最下面,最后再加上压力,等待更长的时间。
 
 
 
 在后来的一整年里,烟草要从桶中取出再放入3到4次,而且必须施以连续不断的监督来跟踪处理发酵进程。在这一过程中,一些多于的液体要被吸出。结束之后,桶要被被腾空,这个时候烟草被层层叠叠的摆放好,番茄麻绳被移除,每一个桶大约装满了500磅的烟草,盖上并且密封上,这个时候已经是Perique成品,可以出售了。
 
 
 
 为了这种与众不同的产品所付出如此多的人工和时间是完全值得。重要的是,制作这种烟草的传统方法仍然在使用并将被传承下去。

4/19 晚上,在晚饭后抽了斗大卫杜夫的 Red Mixture 之后,感到甜腻不散, 趁着清理烟斗的时候,又取小片,不醒草了直接折碎+揉碎塞入拓植小斗抽起来。 呵呵,结果不停的流口水啦!做没两下清理工作就得停下来,拿开斗,口水擦一擦,好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